今天日期:

 
檐前燕子在唱歌
【 字体:  】 【 更新日期:2017/11/2 16:37:10 】 【 浏览次数:697次 】

檐前燕子在唱歌
   短暂的午休过后,在窗边伸伸腰,无意间抬头看见檐前新添的燕子窝,思绪飞远。
   二十世纪初,中国留学生沈心工填词一首《燕燕》,成为最早的学堂乐歌之一。“燕燕,燕燕,别来又一年。飞来,飞来,借与你两三椽。你旧巢门户零落不完全,快去衔土,快去衔草,修补趁晴天。燕燕,燕燕,室内不可留。关窗,关窗,须问你归也不。你最好新巢移在廊檐头,你也方便,我也方便,久远意相投。”
电影《护士日记》的一首插曲风靡一时:“小燕子,穿花衣,年年春天来这里。我问燕子你为啥来,燕子说,这里的春天最美丽。”这旋律一直回荡于我的童年。近些年城乡也开始大拆大垒,檐下的燕子很稀有。
   燕栖檐下,是一种环境叙述,也是一种善良的表达。故国家园皆是生来的信托,年年燕去燕归,是节令之约,也是故人信守。战火离乱,灾患拆迁,都使燕子长辞。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,燕子轻巧地书写了另一种史记;“不知细叶谁裁出,二月春风似剪刀”,其实比二月春风更像剪刀的是燕尾。一些自然的东西,历经人世沉浮,不再自然,那是诗人的忧伤。
   栖居,于屋于巢,都是一生的命运,为了后世的繁衍。人能伐木筑梁、烧砖垒墙,与那燕子一家的衔泥衔草筑巢,本就是异曲同工。燕子的快乐唱歌,呢喃互诉,并不亚于人的歌唱倾诉。燕子对大自然的倾情之爱,可歌可舞。不论栖身豪门或百姓家,不论烽火连天还是太平盛世,燕子仿佛栖在命运的归宿里,经久辗转歌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王 燕

 

回到项部】【邮件转发】【打印本文】【关闭窗口


 
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