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日期:

 
端午话风物
【 字体:  】 【 更新日期:2017/6/1 9:40:20 】 【 浏览次数:989次 】

端午话风物
   施春生
      很长时间里,只知道端午节与屈原相关。刚念书的时候,老师就言之凿凿,五月初五端午节就是为了纪念爱国诗人屈原。而在如今的江浙一带,五月初五的端午节,是为了纪念含冤而死的吴国大夫伍子胥。然而,不管是郁郁不得志自沉汨罗的屈原,还是冤死被抛尸江水的伍子胥,都已经随历史漫卷,成了一种记忆,一种追溯,一种中国文化沉淀里的传承,而矗立了两千多年的这个日子,翻新出许多生活的韵味;于历史的沉积中,享受生活的五彩斑斓、和风惠物和芳香浓郁?
      年少的时候,平常乡下的端午节,更叫人念念不忘,记忆犹新。我家在山区,这粽子,未必年年都包,但咸鸭蛋、咸鹅蛋年年都不会少。母亲会为这,每年都早作准备。首先她会选一个结实的瓦缸,涮得干干净净,盛上井水,把鸭蛋鹅蛋洗的干干净净,放进缸里,加盐,腌渍起来。做咸蛋,有技巧。时间太早,等到五月端午,吃的时候太咸;迟了,未免又少了些成色,不够入味。母亲总是把时间拿捏得恰到好处,每一年端午煮出来的咸蛋,咸淡适中,蛋黄又都浸出了油,剥开,都是黄爽爽的油,吃在嘴里,沙朗得很。另外,一般的年份,新麦已经收了。跟七姑八婶一样,母亲会淘些米,摊在竹匾里晒干,去磨坊加工成粉。在端午这一天做发糕,或者炸米饺。瞧着乡村小路上来来去去老老少少的脸,都写满了喜气。日子的味道,于这些时候,渲染得淋漓尽致。出了嫁的女儿,一般,这一天都会回娘家。自然不会空手,少不了一些礼物,美其名曰“送端午”;于是家家的厅堂里,又多了欢天喜地的说话声,被逗得不耐烦了的孩子的哭闹声。这些声音,和院子里的掩不住的清香,把庄户人家的快乐和满足,书写得惟妙惟肖。悬蒲挂艾,自然是少不得的事。菖蒲长在池塘里,艾叶树在地边田角,头一天,就被割回家。用彩色的线扎成一小束一小束,挂在门边上。虽然山村的人家,几乎没见过龙舟,但这端午节的味道,一样芳香袭人。喝黄酒,洗艾澡,大约兴盛于江南地面。江南多水,湿气浓重,又值梅夏时节,这黄酒和艾蒿正好有去湿通筋的功效。正好调节身体,活筋络骨,老祖宗的高招,就是把一些简单的事理融在一起,让人在享受节庆的时候,又不疏于对自我的调养,这何尝不是一种文化,一种心口相传的博大精深。这一日,从家家的院子里溢出来,整个乡村都是惬意的酒香。
      现时的端午节,物产丰富,热闹非凡。但是,撇开浮华,总觉得少了些以前的滋味,少了些浸泡在日子的芳香绵长。离开了土地,也就离开了泥土独有的芳香,更谈不上劳作的生活情趣,大米如何磨成粉,粉又如何做成各种花色的美味佳肴,恐怕,现在的年轻人,很难以见,更谈不上围在一起大家动手自得其乐了。从超市或者食品店里买回来的咸鸭蛋,又如何能吃出母亲的味道?倒是街上依然还有卖菖蒲艾草的,一小把一小把,虽然花钱,终不是从自家的田边地角里采来的,终究还是少一些泥土的气息。因为无论社会为何进步、发达,我们的两只脚,还是不能脱离土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过节,就是“绵延一种活着的方式”,对节日的记忆,要能够“记得起”“唤得醒,回得来”,说得多好。传统节日,不单单是端午节,赋予的,就是这些意义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回到项部】【邮件转发】【打印本文】【关闭窗口


 
置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