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日期:

 
这样的年味有嚼头
【 字体:  】 【 更新日期:2016/3/2 15:48:01 】 【 浏览次数:1259次 】

 这样的年味有嚼头
      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,烟花斑斓天空,也璀璨眼眸,把年的气氛,迅速推到高潮,引发人们一阵欢呼雀跃。而我,人生经历不少的这样迎来送往,早没了那份热切。
  莫非真的年味淡了?可放眼望去,家家户户张灯结彩、喜气洋洋,被暖暖的亲情环绕着,被深深的爱意包裹着,连空气都弥漫馨香与柔软,浓浓的年味可感可触,并没有淡的迹象。
  难道是自己心性淡了?岁月悠悠,光阴在年复一年的轮回里,渐渐拂去年少的轻狂,沉淀思想的浮躁,但时光也顺势磨平性格的棱与角。
  过年,说是辞旧迎新,可并不是所有东西,人们都喜欢它是新的。时光,还是旧的好。因为老旧的时光里,有失去的激情,走远的青春,还有无法再现的童真童趣。这些,都是人们心中无限缅怀和向往的。而美好的东西,都难挽留,一桌年夜饭就能轻易送走流年。
  人说,有亲情的地方就是家。年的馨香里,谁的脚步不被亲情所牵?多年来,即便年味淡了,心性淡了,可对亲人的眷念之情一年胜似一年。对漂泊的游子来说,亲情的召唤最急切。新年第一天,我就沿着亲情的方向,迫不及待回家探望父母和哥嫂。在推开家门的一瞬,看到侄子、侄媳妇带着侄孙子,也从外地匆匆赶回家乡和亲人们团聚,才意识到,团圆是过年的真正含义。儿童追逐嬉戏的笑语,成人久别重逢的畅谈,同样的乡音,别样的心情,把年味渲染得活色生香。家,顿时被欢乐填得满满。
  此刻,亲情就像一张网,人们愿意被它网住,沾着。
  一年不见,侄孙子从咿呀学语,长成能背好几首唐诗的幼儿,时光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竟是如此明显,这又引发我对岁月无限感叹。按捺不住想去抱他,奶声奶气学说几句童语,逗他开心的同时,也趁机获取缕缕清纯的童趣,提振自己日渐萎靡的精神气。在他面前,知道自己一直站在时光隧道中。穿越这条时光隧道,能唤起一些自己童年的记忆。那些被岁月模糊的印象,在侄孙子回头对我粲然一笑的瞬间,得到清晰。
  童真,冷不防在侄孙子身上得到复苏,我竟在他面前卖起萌来,模仿他稚嫩的语调,让他亲亲我这个姑奶奶。可小家伙由于害羞,不肯赏脸,机灵地躲得远远,奉承话说了一大堆,也没讨到一个香吻。只允许在他红扑扑的小脸蛋上亲上一口,算是给我十足的面子。不过,仅这一口,也足够揉进我万般深情。
  站在身旁的父亲,却从他曾孙可爱的举动中,引出一阵爽朗的笑声。这笑,包含暖暖的幸福和柔柔的爱意。岁月,榨干了父亲脸上的红晕,满脸皱纹和雪白头发就是光阴留下的特殊标记。步履蹒跚中,捕捉不到曾经依稀风采,可慈爱的目光,蕴含历经生活风雨锤炼后的旷达。父亲,在这个充满爱的大家庭里,其乐融融享受儿孙绕膝、四代同堂的天伦之乐。从他安详的脸上,我感受到一份可贵的生命从容与淡定。
  正是父亲身上这份对生命的淡定与从容,无声告诉我,人生不该回避衰老,刻意回避,会丧失对年华应有的底气。
  在年的脚步渐渐走近,又匆匆走远的循环中,人生不知不觉到了知命年,曾为脸上的鱼尾纹取代青春痘,心生凉意。可回望生命枝头,虽没红花摇曳,但有绿枝婆娑,就不该在意鲜艳与翠绿带给人不同的感受。其实,一个妩媚,一个清新,每个阶段都有不同韵致,清逸便好!
  我把游走在侄孙子身上的目光,悄然收回,更多投入到父母身上。
  他们虽跨入耄耋之年,精神依然矍铄,眼神没有风烛残年的迷茫,还透出沉着应对生活的坚毅,珍惜生活带给他分分秒秒的快乐,享受人生美好。眉宇间目睹不到岁月积淀的暮气与倦怠,只有夕阳余晖洒落的祥和与满足。这让我惆怅的心绪,得到慰藉。
  瞧着眼前这幸福的一大家子,老父对生命那份坚毅、哥嫂对生命那份稳重、侄儿侄媳妇对生命美好的期许,以及侄孙享受生命那份欢愉,也在他们一颦一笑中表露。无形岁月,在他们四代人身上都注入别样精彩,时光,阶梯式把一代传承一代血脉亲情队伍,整得有模有样,错落有序。咀嚼这些年味,竟是如此劲道,有嚼头!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开心豆豆

 

回到项部】【邮件转发】【打印本文】【关闭窗口


 
置顶